枫糖罐里的熊不知几郎

麻麻我家有头假熊!

梗源扶他柠檬茶爸爸的《狗日代码》 侵删
001
        很久很久以前,巨龙……唉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几天前,薛瑶同志楼上的费里西同志从他老哥的对象的恶友的的对象的弟弟之一那里抱回家一头小北极熊崽子。于是,费里西同志愉快的把熊崽子送给了薛瑶小同志。
        其实养猫养狗什么的她也不在意,但……养熊……是个正常人都会怂的好不好!不过一团毛茸茸热乎乎白花花的东西在怀里拱来拱去,真的,很容易让人沦陷。
        薛瑶   获得新称号   【熊奴】
        薛瑶同学对着肉团子翻来覆去的研究了四五遍,吐掉一口熊毛,问她的革命战友:“费里,你说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公的。”
        “为什么???”
        费里西指着肉团子上的小肉团子:“它自己说的。”
        “那叫什么呢?”
        “一定要起个洋气的逼格高的。”
        “嗯……叫熊吉吧。”
        “好。”
        熊不满的“嗷”了一声,并对这个烂大街的名字表示强烈抗议。
        并没有什么卵用。

日完主页美滋滋/躺

天知道是什么时候写的贺文

    今儿一早,王家的大门就吱呀吱呀的开了。对门的张大娘向那边一撇,木门后闪出一道影,便打趣到:“哟,耀哥儿,今儿可是没穿那竹布褂!”王耀回头瞧一眼,也笑笑,自顾的拾起抹布木盆拾掇起来。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王家家丁也都起来了,本家的丫鬟出来监工,瞧见王耀对着街门正下苦力,于是过去,夺了他的抹布木盆,托给旁边的伙计,教他且回后屋歇着。王耀推脱不了,便在大堂转了几圈,让掌柜的点了药柜里的数目,又教两个伙计从药库抬了一箱麦冬,将药柜里添够数。四下里张望一遍,见得无事可做,也就回房歇着了。
        在厢房躺了半晌,实在是无趣,便起身走到庖厨,教人去粮油店点了二两蜜豆。又差人到本家的别府唤了庶出的几个兄弟姊妹。自去粮仓取了一打粽叶,打了一斗米,又找厨娘取了碗自家孃的蜜枣。待到近晌午,却只有小妹一人,王耀自觉无趣,便又去惠宁馆唤了那洋书生来。这年头,洋人可是稀奇的紧,再者那洋书生是实打实的好看:浓眉大眼高鼻梁,一双眼睛紫宝石似的,奶白色的头发,身上的皮白的赛姑娘。
        这王耀偏是在他面前失了端仪,扯着那书生的围巾就进了宅子。王家小妹正坐在石凳上侍弄那粽叶呢,见着两人进来“腾”的就跳起来了,用帕子半遮住脸。王耀见了,以为是未出阁的姑娘见了外人发羞,也倒没多想,教那书生坐自己旁边。
        洋人真是人高马大,这洋书生坐下仍是比王家大哥高上一头多。书生张口唤他:“小耀…”却被王耀瞪一眼,教到:“华夏人自是有辈分,我既比你年长,且唤我‘耀兄’等称,不可乱了辈分。”
      王家小妹在一旁“嗤嗤”的笑,自拿起粽叶一弯,慢慢悠悠的填起米来,书生扯了扯围巾,学着样子弯起粽叶,手却不听使唤,米撒了一桌。王耀也不遮掩,‘噗’的笑了出来。王湾见了也跟着笑,直笑到挤出眼泪,肚肠直疼才罢休。羞的那书生直嚷:“小耀!不要再笑了!小耀!”王耀也不与他争,笑着收拾了桌子,又替他卷好袖子,教他如何填米。书生的头恰巧与王耀的头贴在一起,王耀扎起的一束头发落在那书生的颈窝间,一动一动扫的人发痒。书生偏偏头,二人的头又装到了一起。这一下可是不轻,王耀捂住头,泪都挤出来了,向那书生背上狠狠一下,气鼓鼓的回房润了块帕子敷上。书生委屈的紧,又不知如何去劝,只得愣愣坐着。王湾早就跑去了前院,拾了生姜回来,给自家大哥敷上,送他回房。又教那书生去他房里哄,剩的自己一人坐在石台边上,将粽叶包完,送去了庖厨。
       过了几个时辰,天且凉了,王府前院后院都点上了灯笼。王湾复又回了石台旁,端了一盘凉粽子。恰逢王耀两人出来,王耀瞧见她,脸忽的就红了,也不言语,拾了一个就往嘴里塞。王湾见了也不奇怪,带着笑走了,那书生笑眯眯的坐在他旁边,看着王耀一个人吞了半盘,王耀也不好意思教他看着,丢给他一个,自顾的回房歇息了,书生也不埋怨,拿着粽子便回了惠宁馆。
       夜半三更,王家小妹的屋里仍透着亮,在纸上写写画画不知干什么哩。

这鬼结尾……

老文搬运

噫好像好久都没有更lofer……反正也没人注意嘛……搬一搬……
致 我亲爱的耀:
     耀,我们分离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但我仍心心念念的担心你,亲爱的,你过得还好么?
       我仍然记得你的眼睛,在洁白温柔的茉莉花下闪着不可思议的美丽的琥珀色光芒。你瓷器似的白皙的面庞,晕着玫瑰色的红晕,即使是不断开出的茉莉也遮掩不住你由心底穿出的和蔼。
        哦,你的身上依旧开着花丛般的茉莉么?你身上的茉莉花香,掺杂着茶叶的香,我记得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天使的怀抱。像是被耶稣拥住的羔羊,沉浸其中,升不起一丝想要挣脱的念头。
        遗迹的向日葵开了,他们是沐浴着地上的阳光而绽放的。金色的花瓣开在暖和的太阳下,永远注视着你离开的方向,他们会越长越高,替我为你保驾护航。
       天啊——我差点吧这回事忘掉!你在地下遇见的那个孩子,叫做本田菊的那个小子,已经被琼斯一家收为养子,不用担心,亚瑟王后的厨艺虽然糟糕,不过照顾人的技术还不错。否则我们的琼斯王也不会胖的像个脂肪球!
       耀,你留下的书我已经看完了。你看,我已经知道琼斯的肚子是由脂肪组成的!耀,如果有机会,你能再给我几本么?我想成为你那样博学的人啊!
       哦呀,我必须去给该死的琼斯收拾烂摊子了……那么,再见吧,耀。
      我爱你。
                                            爱你的伊万
                                            2017-7-16

【炸】

J.C:

和 @叫我司機 的合繪

加加是我米米是他

他的米米世界第一可愛(大哭

给芝千千补的贺文……

 @芝千 

“本场考试将在三分钟后结束,请抓紧时间答题。”

  王耀最后检查了一遍卷子,趴在桌上看着作文材料发呆。“Ivan……”黑色的水笔把字母描了一遍又一遍,王耀自言自语的嘟囔着:“我一定会后悔这时候没有检查……但是我已经翻了三遍了……”

  【八月份的太阳,用炙热的火舌舔舐这地面。昏暗的食堂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油腻气味,没有空调的座位让人心生不快。王耀抓着消毒餐盘和碗筷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紫外线消毒让金属材质的餐盘带上微微的温暖,在冬天里是很舒服的温度,不过对于现在来说显然是多余的。前面的人终于让开了位置,王耀草草扫了一眼价牌,对着窗口里的大妈喊道:“一碗不辣金丝鸡!”

  王耀端着一盘油乎乎的鸡肉正在闷热的食堂里寻找座位,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王耀本来就因为天热而心情烦躁,现在又窝着一肚子饿火,直接就爆了粗口:“你丫谁啊?”

高大的身影低下头,让王耀看见他铂金色毛茸茸的脑袋,吐出软软的,不是很标准的汉语:“那个……你不是在找我么?”

  王耀愣了愣,问他:“你叫什么?”

  那人直起身抓了抓头发,道;“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于是王耀笑了。

  笑的差点把餐盘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他喘了口气,对伊万说:“找你没啥事,不过你这名字真不错”然后又一次笑出了声。】

  王耀窝在自己臂弯里,“嗤”的一声笑出声,被监考老师瞪了一眼。他撇了撇嘴,干脆把整个头埋在臂弯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隔壁桌的凳子吱呀吱呀的响,使王耀皱了皱眉头,把头转向另一边。鼻子顶在手臂上,软软的触感让他想起某个人的指尖,在鼻子上蹭几下,然后埋头苦写。

  褪黑素缓慢的分泌,让王耀进入了浅层睡眠状态,电扇发出的白噪声把他缓缓推入意识深渊。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盖在他头上,就像那次晚自习值日下阵雨,伊万先他一步回寝室,当王耀把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操场的睡早就积到台阶了。王耀一头扎进雨里,等到浑身湿漉漉的冲进寝室时,伊万手里的书都吓掉啦,直接撤掉围巾给他擦头发。

  女监考过去推了推他,告诉他考试已经结束了,王耀并没有醒来,到时梦见了另一个一脸凶巴巴模样的女生

  【伊万妹妹自从他上高中就一直给伊万打电话,每天十点整,绝对准时。一开始伊万还接一接,到后面就开始找借口挂电话。时间一长,借口用完了,找借口这个重任就落在了王耀身上。那次娜塔莎打电话,说快到男寝楼下了。两个人一愣,伊万吓得泪在眼眶里打转。王耀脑子一转,想了一个他自己都想给自己鼓掌的主意。

  他从床底下摸出一包辣条塞在伊万手里,伊万一脸迷茫的看着他。王耀叹了口气,撕开包装沾了点油抹在伊万嘴上:“一会她来了,你就装作辣的肚子疼去上厕所~”

  说罢,还把自己手指上剩下的油舔了干净。伊万老脸一红,刚要说话,娜塔莎就把门推开了。伊万来不及放下辣条就冲出了门,娜塔莎来不及追,便质问王耀:“你给我哥哥吃了什么?!”

  王耀无辜的耸耸肩,回到:“辣条,他自己要吃的,辣的拉肚子也要吃。你没看,连包装都不舍得放。”

  娜塔莎想了想,要王耀拿一包给她看,王耀也就找了一包给她。所以,当伊万鼓起勇气回来的时候,看见他私藏的辣条已经全部交代在自家小妹肚里了,最后娜塔莎也没多问,只是坑了伊万一箱辣条回去。】

  伊万找到王耀时,离考试结束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像是撒了一层金粉。小家伙趴在桌子上“嗤嗤”笑着,也不知道梦见什么了。伊万蹲下身戳戳他脸,把他背在身上,那个人身上热乎乎的,像是他的太阳。

咳,给芝千的配图……文……我真的卡了……今晚尽量吧……[躲] @芝千 嘿嘿嘿自行缝伤口的耀,太渣就……不要在意啦[弱]

【APH】夜莺与玫瑰

 

P2 被迫换人 下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正当伊万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时,亭子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伊万烦躁的看了看来人:弗朗西斯、亚瑟、死二肥......唉?后面那几个......

  “弗朗西斯,你这是什么意思?”伊万皱着眉头,看向弗朗西斯身后几个多出的身影。

  “呀,万涅什卡,不要这么凶呀~”弗朗西斯撩了撩灿金色的头发,身后的阿尔肥却耐不住性子好好解释,打断弗朗道:“嘿,水管熊!你把尸体弄哪去了?不会是看到尸体太害怕,就拉着耀耀出来了吧!”

  “你就不能看看气氛么死二肥,”伊万压低了声音,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个逗比逼疯:“把你的声音压低,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的牙龈出点血!”

  “来呀蠢熊,接受HERO正义的制裁吧!”阿尔的声音不减反增,伊万觉得自己的头要被这人气炸了,翻了个白眼道:“MD死肥能不能别KY,如果你把小耀吵醒就等着让柯克兰给你收尸吧!”

  很不凑巧,王耀在伊万怀里动了动,睁开了眼睛。他推开伊万的手臂站起来,晃悠了两下站稳。然后极有夫妻相(?)的问出了一句:“弗朗西斯,你这是什么意思?”弗朗西斯笑笑,开口道:“小耀耀,你们A组比B组实战早了不少,该让后辈们练练手了吧?”后面的某个银毛兔子却不服气:“喂!弗朗鸡!你说谁是后辈!小阿尔的电脑还是我教的呢!”

  “MDZZ”弗朗西斯在心里默默念叨:“相处多年的恶友爱呢?说好的心意相通呢?基鸟你搞什么事情。”

   王耀理了理头发,道:“豫他们是该练练手了,但是这个案子还是我们来吧,免得吓到弟弟妹妹。”

  基尔上前一步,拉住他到:“耀,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但是我们和敬华,和熙的关系会影响正确判断,还是让马修他们来吧。”

 “伊万,走,我们去喝一杯。”  王耀瞥了一眼多出了的四个人,拉着伊万径自走了。

  在大宅里,徒步走到停车区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何况是在秋老虎时分。当王耀和伊万找到车子时,两人的警服已经湿透了。王耀把帽子摘下来,深色的头发比伊万更加吸热,王耀感觉自己的头发即将要烤焦,正在“滋滋”的冒着热气。伊万也好不到哪去,他抓着围巾,想尽力把它扯开一些,又因为脖子上的伤疤被猛地露出而松手。伊万吞了下口水,硬着头皮,上战场般的拉开车门。一股热气铺面而来,扭曲了空间的存在感。王耀拉开门坐了进去,示意伊万开车走人。伊万皱着眉头坐进去,抓着方向盘适应了一会,才启动车子。王耀打开空调,托着下巴45º角仰望天空。以往一时也不知道该往哪开,只好依着王耀的话,向他们常去的酒馆开去。

  ………………

  伊万摇了摇正在神游的王耀,示意他已经到了。二人进入酒吧,意外的发现几个相熟的人正在吧台插科打诨。王耀向安东尼奥挥挥手,却惊讶的发现亚瑟也在吧台边坐着,手里还握着一杯长岛冰茶。亚瑟好像也看见了王耀,尴尬的笑了笑

:“耀,你也来了。”

  王耀坐到吧台边,要了一杯鬼百合,问他:“你怎么也在这?从端木大宅坐车回来没这么快吧。”

  “我自己开的有车。”

  王耀也就不再说什么,任由安东他们联手给他灌酒。酒吧晦暗的灯光是人心最好的掩护,伊万在旁边灌着伏特加,看着酒吧里的纸迷金醉。他自然知道安东和亚瑟的用意,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样做大概是对王耀最好的选择,也就不便阻拦。果不其然,在几个小时的不懈努力下,王耀终于被罗维他们灌得烂醉。伊万向他们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背起王耀准备走。亚瑟放下那杯未曾动过的长岛冰茶,叫上伊万开车走人。

  当王耀顶着宿醉的头痛醒来是,发现眼前不是熟悉的上铺床板。他隐约觉得自己在高速移动,刚要下床就看见亚瑟一脸不安的望着自己:“耀,你还好吧?”王耀按着胀痛的太阳穴,笑道:“我好的很呢,麦克白夫人。”

 

 

 

  我我我我该说什么(抖)

  大家好这里是(开坑万年不填的)K子。夜莺更很慢我知道啦!但是懒癌晚期,码文全靠列表er激励...手稿有一堆,可是母上要收我手机了QwQ[K式绝望。jpg]我会尽量码字的......(那就吧剩下两张的电子稿发上来啊喂!)好吧如果我下次回来有超过两人回复的话...

【露中】新年贺文 Я буду любить тебя всю жизнь .

主露中 苏中有 校园设 混国设

  “啊!果然新年就是要吃饺子,看春晚啊!”王耀在沙发上保持着北京瘫的姿势,好像快要睡去。

  “小耀,吃完就睡会变成猪哦!”东斯拉夫人的声音和他的体形成反比,他抓抓头发,走过去把王耀背在身上:“走吧,我们去卧室看。”

  王耀被伊万的背顶着,开始后悔刚才吃得太多。在他背上动了几下,不满的哼唧:“在沙发上看不好么?非要去床上。”

  “这样一会你睡着我就不用把你再扛到床上去了。”伊万心想。但他脸上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笑容,轻声道:“这样子小耀就可以窝在万尼亚的怀里了......哎呀呀不要勒万尼亚的脖子......小耀你要掉下去了!”伊万的话音还没落,王耀就晃悠了两下,眼看就要往下摔,好在他反应比较快,这才挂在了伊万的肩膀上。王耀摸了摸下巴得瑟的道:“怎么样?你耀爸爸厉害吧?”结果另一只手没抓稳,仰面摔在了地板上,发出“duang”的一声闷响。伊万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弯下腰去扶他起来:“厉害,耀爸爸你最厉害了~”气的王耀直接拉住他的围巾扯,拽着他去了卧室。

  “基哥,问你个事。” “嗯?耀哥要说什么?”“你化学的五套卷写完了没?”“写完了。怎么你要‘借鉴’一下?”“嘿嘿嘿还是基哥你懂我,全校就跟你好。”“唔呼呼呼~那,如果万尼亚不借给你呢?”“卧槽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出尔反尔!”“呀~万尼亚骗你的~”“哎嘿,谢谢基哥!”

  王耀说着就要下床,却被伊万一把拽了回来:“等会,万尼亚可是有条件的~”

  “什么?”

  “你内英语接我看看呗。”

  “好说好说。”说罢,王耀一溜烟窜下床,翻出来伊万的卷子开始飚手速。

  时间就在笔尖与纸面摩擦的“沙沙”声中流逝,书房台灯勾勒出桌边人的边框。鹅黄色的暖光总是让人怀旧,手中的笔停下。王耀想继续抓紧时间写下去,但是整个人就是僵在那里,发呆一样一动不动。外面炸起一阵鞭炮声,让他哆嗦一下,然后又停住了。鞭炮声不断在外面炸起,还有烟花的“隆隆”声。王耀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见过这种场面,很熟悉,又不一样。那里也是晚上,煤油灯散出跳动的,鹅黄色的光,还有令人焦躁的气味。身边坐着一个人——他的脸永远都看不清。那个人在说些什么,好像吐出一段又一段的波浪线。

  王耀觉得自己是出现了Deja Vu现象*,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卷子,那上面还压着一份伊万的。他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些字母了,他们乱七八糟的搅在一起,看着好像一份八开的地图。不,也许就是一份地图也说不定。因为他现在已经搞不清自己在那里了。他好像《红警》玩多了,没错,最近他和伊万在回忆童年,现在他好像就在苏联人的基地,但他听不懂苏联文,或者是俄语。伊万是俄国人没错,可他会说中文。王耀也就没必要去背那些繁杂的语法。就在他的思绪快要到火星挖泥巴的时候,听见了唯一一句能听懂的话:“большевик*”

  “布尔什维克?!”王耀终于看清那人的脸————血红色的瞳,围巾随风飘扬,铂金色的发让他和伊万有九分相似。冰冷的风和着雪打在脸上,像刀割,好像已经冻结。王耀就那样呆站着,眼看着那个高大的身躯件渐渐矮小,跪在雪地中,那人说了什么:“Ненавижу  я  , маленький  ЯО  ,  ненавидеть меня  .*”

泪在冰凉的脸上显得滚烫,又很快吹凉。王耀看着那人背光倒下,抬起手想要大声呼喊,还是没能出声:“伊凡!”

   但是还有什么在呼唤着他。

  “小耀!小耀!”这次是浅显易懂的中文。

  王耀回过神,看着面前的伊万。窗户不知被谁打开,雪花争先恐后的涌进来,被融化。他与伊万对视着,压抑着不敢呼吸。脸上还有泪,他突然感到一阵温暖,是伊万。伊万抱着他,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在他耳边轻声道:“Я буду любить тебя всю жизнь  ,  маленький  яо * .”

Deja-vu现象

可是现代科学里解释这一现象成因的理论却远未让人满意。根据问卷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成年人都至少有过一次“似曾相识”的经历。而且越有想象力的人越可能经历奇特的感受;经常在外旅行的人比长时间留在家的人更容易经历“似曾相识”;另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比其他人更多经历这种感觉(也许这是因为他们在托尔斯泰或哪位文学巨匠的著作中经历过独特的感受)。调查还显示,“似曾相识”的发生率在青年时期最高,此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降低。特别是当人们真正开始重复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时,它的发生率反倒降低了。一个世纪以前,当弗洛伊德理论还是领导心理学研究的主流时,分析家就把“似曾相识”解释成潜意识矛盾冲突的体现。但是现在心理学家提出,“似曾相识”不一定发生在深层次潜意识矛盾冲突基础之上。一般健康的大脑都会产生这种感觉。而且,人们在疲惫和压力状态下时很容易出现这种感觉。此外,它还可能会与“jamaisvu”相伴出现,即见到熟悉的事物或文字时却一时间什么都回忆不起来的感觉。心理学家还指出,“似曾相识”感的出现可能是因为人们接受到了太多的信息而没有注意到信息的来源。熟悉感会来源于各种渠道,有些真实,有些却是虚幻的。当你遇到已经忘记的小说描写的情形时,可能会把它当作自己前世的记忆。或者,当身处了曾经看过电影的真实场景时,虽然表面上已经完全忘记了这部电影,但脑子里还是会勾起惊心动魄的回忆。心理学家还指出,人们有时根本不需要真实的记忆,大脑内部就有可能自己制造一种熟悉的感觉。

 большевик:小布尔什维克

 Ненавижу  я  , маленький  ЯО  ,  ненавидеть меня :恨我,小耀,恨我。

Я буду любить тебя всю жизнь  ,  маленький  яо:我会爱你一生的,小耀

  大半夜搞事情。我是谁?我在哪?我写了什么?